[回文章分享] [回資源分享] [回樹仁 經濟主頁]

本站網址 http://browse.to/sy-econ

 



  SY-Econ
樹仁 經濟學友仔
 
 
 

「小樓一夜聽春雨」的《雜言》

齊人之福,我個人倒不反對甚麼。 基於個人自由選擇下(這包括放棄選擇的權利),只要各方人能自願阭荍測芊A則是對各人最佳的安排了。 這就是自由選擇的可愛、可貴、可敬;亦是中國社會最缺乏的一種特色。 不尊重個人的基本意志,隨意操控別人的意願,是極度不尊重與侮辱他人的,這就是一種不道德的行為。 號稱講求道德規範的社會?缺少這種道德。

就算是手中有權,斷不會得到別人由衷的佩服,以德服人,是極高亦是極難的。 ”我是為了你好,我是為了整體好,才做出這樣的武斷;出發點是好的。” 但終點呢 各人的認知會存在分歧,這無可避免;但倘若我們相信人是理性,人可以講道理,人可以溝通的,人可以相互理解與諒解,人可以信任,那就會不期然地對於以權壓人由衷地產生反感,以及痛。 這就是不能產生大政府的原因。(政府大,民權必少,換言之,個人的自由(權利或其他權利)必然減少或被(合法)侵權) 尊重個人權利,個人意志,個人自由,就是整套實證經濟學的隱核心。 要貫撒執行個人的權利是需要很高的交易費用,但相對於吞噬個人存在的高壓,高舉民主而受到歡迎是不難明白的。 但獨裁與民主皆有至善與極惡的一點。 所以說支持民主或反對獨裁皆有些模糊清。 張五常教授的觀點,既不是反對民主,亦不是支持獨裁,他支持的是按權利劃分的制度,自由市場制度。 這是張生的主點。 但在改革過渡到自由市場制度的期間,他是支持強大的獨裁,當然是明智的獨裁,獨裁並非必然不好,否則貞觀之治就是一個笑話;”鳥生魚湯”只是騙子。

再微觀地看,家庭之內,一般而言,用的不會是民主,但一樣有不少歡笑,雖然亦有不少淚。 張生之所以在改革過渡之時,支持獨裁,原因是人只會從自身的利益作出抉擇。 (這是經濟學的角度) 那將會出現多種力量的較量,以致社會無法向前走,停滯不前,這是另一種均衡。 所以凱恩斯支持政府干預來打破社會均衡。 但這樣做法,?同時製造了另一種均衡,令到方向一旦出錯就不能去到善點。 利用投票來令社會過渡,那就是說,即使真的能按各人的意願來投,那就是善嗎 個人的利益,與公義產生衝突從來都是非常容易的。 假若自由市場制度是目前最好的制度(不是完美);當然指的是香港這種有司法獨立,廉潔的政府作為後盾的社會。 而在社會轉型的期間,要達到這個制度。 在獨裁與投票兩者之間選擇,張生投的是獨裁。 按張生的觀點,用投票是無法去到自由市場制度的。 若出現殘暴的獨裁,那怎辦呢 所以這是賭運氣的抉擇(其實抉擇從來都是講求運氣的) 仍然只能望出現明君。 之後劃分好權利,並且堅定保障了個人的權利。 (當然,講求個人權利之時,亦不要忘掉人情,死咕咕地講求個人權利,道理上講得通,即使佔了全理,但若全無人情,那就注定不能在現實社會生存了。一個人是無法生存在社會上。 但相反,若只求關係,那就將人的精力推向走後門,講交情的地步了,這一樣不好。兩者之間是有一定的平衡點的。這樣生活亦會輕鬆一點。極端的人只是少數,只要這少數人不是掌權,那就不會有甚麼大影響。) 那時要民主,要獨裁,就不重要,從社會整體看。 這是以個人權利受到保障為出發點的制度!即是好的制度,一定要有這一點。 社會上稱讚的民主,暗地堿O假設了零交易費用,所以偉大神聖;而鄙視的獨裁則是明設獨裁者是不講道理,不尊重人的意志。 這會形容一種效果,民主萬歲。 社會需要獨立思考者,但前提一定要有充份保障的言論自由,否則誰敢說話呢 言論自由當然會有人濫用、誤用、錯用,但難道因為行路會跌倒,而不走路嗎! 任何權利都應有界限,但界限在甚麼地方,這倒不是容易下的判斷。但只要是有彈性的制度,是會自然演進的。這是在說第一次界定錯了,一般而言,從社會的演進來看,不是白費。 言論自由最可貴的地方不只是引出真話,而是能容納錯話! 只不過,幽默之中有真理。 錯話就全無意義了嗎

5 / 2005

 

 
 

全部圖畫的版權均屬其版權持有人,如有任何涉及版權的問題,請電郵給我。